“改进文风”:话语的反复性及其消隐

2020-03-29 14:40


  2017年12月,新华社发文称要狠刹“文抄公”的歪风,并提出改文风关键在抓作风;2018年7月初,人民网观点频道再次对当下存在的文风问题进行了批判:“文风折射社会心态、描摹价值取向。浮夸自大的文风让部分国民心态‘扭曲’,把主流价值‘带偏’。”①文风问题最早发端于延安时期,在当时提出“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以后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还是改革开放新时期,文风问题一直受到党中央的关注,党所强调的文风问题包括了新闻文风、理论文章、干部讲话等,但文风问题在最初提及时尤指新闻文风,本文中所关注的文风问题特指新闻文风。

  国外将文风问题归结于文本语义层面,例如有研究发现新闻写作中叙事风格比概括风格更能激发读者兴趣,直接引语和形容词、动词的减少会使得读者在阅读时生理反应的唤醒率降低。②而国内领导人所提及的文风问题早已超出语义范畴,具备了特有的话语属性。以往对于文风的研究多局限于“问题—解决”模式,忽视了文风话语反复性问题。此外,话语分析在新闻领域的研究多是将新闻的内容、语言与宏观的意识形态相互联系,解构新闻语言中诸如选题、标题、修辞等话语背后的意识形态问题,采取微观新闻语言与宏观意识形态相结合的方法进行研究。本文将“改进文风”视为我们党反复讲述的话语,并关注文风话语为何反复强调以及新的媒介环境下文风话语是否会消隐等问题。

  “改进文风”的提法最早出现于延安整风运动期间,当时针对教条主义、党八股问题,在《整顿党的作风》中指出“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同时在该文中也提到“学风、文风是党的作风,都是党风”。1957年,在与新闻出版界的谈话中具体指明:“报上的文章要‘短些、短些、再短些’是对的,‘软些、软些、再软些’要考虑一下,不要太硬……”

  以后的历代领导人对于改进文风也是反复述说,在1992年南巡讲话中提到电视中新闻内容重复性严重,会议新闻偏多,还强调新闻语言要精简精炼。在《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之福》中提到应该纠正新闻作品中哗众取宠的不良文风。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指明:“要加强调查研究,改进学风和文风,精简会议和文件,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反对弄虚作假。”

  习也曾在不同场合中多次强调文风的重要性,早在2005年习就专门针对文风问题写过题为《文风体现作风》的短评,具体论述了文风与作风、党风的关系,在2010年中央党校开学典礼讲话中对文风的重要性、不良文风的危害以及如何改进文风都做了具体的阐述。他提出:“人们从文风中可以判断党的作风,评价党的形象,进而观察党的宗旨的贯彻落实情况”,“不良文风蔓延损害党的威信,导致干部脱离群众”,“改文风领导要带头,在实际生活中‘望闻问切’”。

  新闻文风不局限于新闻文本,还涉及新闻工作者与受众之间的关系,其实质上体现了文本和受众之间的关系,具有明显的受众倾向。同时,与文学中豪放、婉约等追求个性的写作风格不同,我们党的话语中强调的文风,是一种共性的要求,即要求媒体向某种固定标准看齐,比如提出的准确鲜明生动,习提出的短时新等。新闻文风既具备倾向性,又具有共同性,以此为出发点,我们就不难发现新闻文风话语反复性的原因。

  语言本身就是一种政治,不仅是政治工具,还是政治本身,我们依靠语言建立秩序,借助语言定义世界与自我,根据语言展开我们最重要的行动。③可以说,我们党对于某一语言的强调,实际上是对于其背后政治思想的强调和政治理念的贯彻,群众路线作为党的最根本的工作路线,是党始终贯彻和坚持的政治路线,而改进文风中所提倡的贴近群众与党的群众路线不谋而合。无论是延安时期《解放日报》的改版还是新时期《人民日报》的扩容,从提高国内新闻的报道到增加社会新闻内容、增强内容活泼性,群众性一直是改进文风的方向和目标,近年来党中央倡导的新闻工作者走基层活动,将群众真实的生活和想法反映出来,正是对群众路线的践行。文风问题所关注的新闻对象在延安时期称为群众,文风话语实际上是群众话语的子话语,是党的政治话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文风话语被反复提及,正是由于我们党坚持走群众路线,在任何时期都要与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是始终坚持群众路线这一政治理念的应有之义。

  上一篇:每日一句正能量哲理人生语录,总有一句你喜欢下一篇:《月球旅店》:浪漫的硬核科幻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相关文章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